轉眼間到荷蘭一個月了,有時我想起三月那段旅行,從陽光地中海到大雪紛飛的瑞士,看過的美景竟然有些印象模糊。也許是在荷蘭忙碌的生活,平常忙,假日也忙著去玩,太多新的事物,很多東西就這樣快轉的影片一般無聲而滑稽地過去了。

然而護照的事情之外,還是有許多令我難忘的片段,從聖莫里茲到策馬特那天的冰河列車就是其中之一。

冰河列車連接聖莫里茲和策馬特,是瑞士著名的景觀列車,冬天一天只有一班,早上九點出發,下午五點抵達,票價高昂,就算用Swisspass還要十法郎的訂位費。雖然很多人說冰河列車又臭又長,風景普通又得花上一整天的時間,但身為死觀光客還是要親眼確認一下嘛...於是我還是安排了一整天來搭搭看。

--

離開聖莫里茲那天早上,我悠閒地起床,在旅館餐廳一邊吃早餐一邊看著窗外的雪,盤算著未來的旅程,如果持續暴風雪該怎麼辦呢? 九點二十分的車,因為旅館離車站很近,夠我細嚼慢嚥,然後依依不捨地跟舒適的房間告別。

我房間窗外的景色,完全是白雪覆蓋的大地。


災難是接踵而至的,現在我總算明白這個道理。九點整我抵達火車站,拍落身上的雪花抬頭準備看列車停靠的月台,嚇然發現車站懸掛的大鐘時針卻指著十點。當下那股寒意從腳底直上背脊,我氣急敗壞地拉住身旁的站務員:
"It's 10:00 now?????"
"Yeah."他愉快地笑著。
"Are you kidding???????????????"
"No, I'm serious!"他聳聳肩。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順口地說出Are you kidding這句話,也許這麼說的當時心中或多或少都期待對方是真的在開玩笑吧。還記得這個片語以前國中還當成笑話在講:「你是凱蒂嗎?」「不,我是喜瑞兒啊~」

不過我現在笑不出來。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我馬上就想到原來是調成夏令時間了,昨晚十二點後時鐘撥快了一個小時。其實我大概知道有日光節約時間這種事,但因為沒有真的經歷過,一直以為是四月一日才會調整時間,沒想到是三月的最後一個週日啊...真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依照在台灣搜集的資訊,冰河列車一天只有一班,所以我得繞一大圈到蘇黎士轉車才能到策馬特了。還好,站務員很serious地跟我說,雖然直達的冰河列車沒了,但還是有區間車,只要換四次車,一樣可以經同樣的路線到策馬特,除了要搬行李之外,看到的風景其實是一樣的。

其實我本來有想過也許有這種區間車可以搭,這樣我就可以省下10法郎的訂位費了,可是當時在台灣不管用瑞士國鐵還是德國國鐵的網站都查不到這種車的班次,害我以為真的只有冰河列車可以選擇,現在想想應該是瑞士人推銷冰河列車的詭計吧。總之,雖然有些小意外,我還是開始了一整天的冰河列車之旅,雖然搭的不是真正的冰河列車。

搭區間車真的不錯,它也有掛載景觀車廂,而且幾乎沒有別的旅客,就像包車一樣。


列車過橋


一路上窗外都下著大雪,不知不覺也有點厭倦這一成不變的景色。在這種天氣搭冰河列車,真的就像開在冰河裡一樣。




拖著大行李轉車還蠻辛苦的,還好我年輕力壯。區間車多半是當地居民在搭,上上下下的,幾乎沒有像我這樣的觀光客。轉了幾次車之後我發現有一對老夫妻,都蠻胖的,也是跟我一樣每次轉車在那邊吃力地搬行李,我猜想他們也錯過了正班的冰河列車了吧。

在第一次轉車的時候,火車居然誤點了,如果這在歐洲其他國家並不讓人意外,不過這裡可是瑞士耶。站在車站小小的屋簷下,看著鐵軌的盡頭消失在風雪中,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的火車、不知道能不能順利抵達策馬特,甚至幾天後能不能順利到達荷蘭,我在這次旅行中第一次很想很想回家。

風雪中的會車


還是有幾個滑雪客非常拼命,這樣的風雪中還要滑雪。


第三個轉車點--安德馬特




路上經過一個很長的隧道,火車大概開了半小時吧。連接這座山兩邊的交通方式就只有透過火車,開車的話要繞很遠。所以隧道兩端都有很多車子排隊等著上火車,由火車載到隧道另一邊。


我有看到載車子的火車,像拖板車一樣上面就停著一輛輛的小客車,乘客都還坐在車子裡。在汽車上搭火車,一定是很特別的體驗。

在安德馬特轉車的時候,要拖著行李跨越一大段鐵道,大雪紛飛,又沒有閒情逸致撐傘。上了車坐定之後,才看到那對胖胖的老夫婦氣喘噓噓的上車。他們走過我旁邊,坐在我斜對面,我好奇地打量著他們,不由得生起親近之意,畢竟同時天涯淪落人。老婆婆的手凍的發紅,老先生用力幫她搓著。

下一次轉車的時候,我把我的行李搬下車後,就回過頭來幫他們搬。他們果然也被夏令時間給害慘了,但他們是英國人,居然會忘了這件事我還蠻意外的。更慘的是,他們冰河列車坐的是頭等車廂,還訂了餐車的位子,坐區間車當然什麼都沒得吃。聽他們這麼說,我就把我準備要當午餐的餅乾和牛奶拿了出來。老位老人家的食量頗大,沒幾下就把我兩天份的午餐吃光了...

之後一直到策馬特為止,我就都跟他們一起,幫他們搬行李,然後聊天。他們本來說到策馬特要請我去吃飯,我婉拒了。其實看到他們,多少也有點想念爸媽,心裡面偷偷希望假如以後爸媽年紀大了,出來外面玩,路人也能在他們需要幫忙時幫忙他們。

--

到策馬特的時候大約晚上七點,坐了大概九個小時的火車。和老夫婦道別後,我一個人開始找青年旅館的位置。旅客中心已經關門了,站務員跟我說青年旅館要走20分鐘,最後還要上坡,不如搭計程車吧。

我當然沒有搭計程車,也幸好沒搭。從車站到青年旅館這段路程令我萬分難忘。

我撐著傘走進雪裡,過沒多久行李箱的輪子就結冰了,變成真的是用拖的。傍晚的策馬特街上人還不少,但隨著我越走越郊區行人也越來越少。行人越少,路上的積雪就越白越完整。有時我停下來環顧四周,泛黃的路燈下,雪花從四面八方飄來,背景是童話一般的瑞士山村,每棟房子裡都透出溫暖的燈光。雖然雪花在臉上融化像針刺,但此情此景卻恍如夢中。

之後的兩天,策馬特天氣大好,我如願以償地看到了馬特洪峰。但馬特洪峰雖然雄偉,卻比不上這天傍晚大雪中初見策馬特這份孤絕的美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ieissmart 的頭像
jamieissmart

Memory is a wonderful thing if you don't have to deal with the past....

jamieissm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osomu
  • 好好看的遊記,很期待後續的部分。
    (我沒打招呼的潛水老觀眾)
  • 多謝! 你的遊記寫的才真是好!

    jamieissmart 於 2009/05/08 05:27 回覆

  • myspirit
  • 那一定是真的好絕緻的景色,真的是童話故事裡平靜小村安詳溫馨在大雪的夜晚:)
    用想的都覺得,噢天啊
  • 對呀 可惜當下是沒有心情把相機拿出來的...又餓又累雪又大...

    jamieissmart 於 2009/05/11 02:08 回覆

  • Yifang Tsai
  • 所以說在瑞士不事先買swiss pass搭火車 並不會比較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