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山的亞丁,最後也最美的香格里拉,我們終於來到它的入口--稻城,可是等待著我們的卻是重重險阻。這三天在稻城亞丁所發生的險事,可說是一輩子也忘不了的。

經過一個晚上的長考,我們決定還是採用中庸提出的方法。實在是已經來到這邊了,不想放棄任何可能入山的機會,可謂病急亂投醫。

沒想到我們起床時,中庸居然還在呼呼大睡! 請他女兒去把他叫起來,過不多時,睡眼惺忪的中庸出現在我們面前。

「對不住啊,可能沒有辦法帶你們上山了。前幾天有人被抓,幫忙偷渡的司機被罰了幾萬元,現在找不到人願意載了。」中庸看著地板,一邊打著呵欠說道。

「...............................」

有沒有搞錯啊,騙我們在這爛透了的媽媽旅舍住了一晚最後是這樣的結果,於是我們行李收一收把房錢結一結就閃人了。

洪禮傳的姊姊因為身體不適已經更早就離開了,鍾師傅載著我們到街上吃早餐。全體士氣低落,一邊無精打采地吃著早餐,一邊討論接下來該怎麼辦。早餐店老闆聽到我們想去亞丁,馬上幫我們出主意。(韓哥不是說在稻城他沒辦法就不會有別人有辦法了嗎? 事實証明韓哥除了豪洨也只是豪洨....)

在此先簡單介紹一下這邊的地理環境和我們所要渡過的難關。稻城距離亞丁100公里,在距稻城八公里的地方有第一個檢查哨,當地人稱為「八公里」。在七十五公里處,有另外一個檢查哨,也就是平時的售票所。接下來在亞丁景區的入口還有亞丁管理局。

早餐店老闆提供了一個很重要的情報,就是在售票處(第二關卡)之前,距稻城70km的日瓦鎮有一條沿河而上的舊路可以繞過後面兩個檢查哨,那條路是當年公路還沒開通之前亞丁的居民進出山區的馬道,現在走的人已經不多。他建議我們可以想辦法先繞過八公里的關卡,鍾師傅則開空車通過八公里(他推測空車應該能通過),我們在關卡後會合,鍾師傅載我們到日瓦鎮,我們再從日瓦鎮徒步前往亞丁。

雖然聽起來好像很麻煩,可是這對我們來說不啻是一道曙光。在跟老闆道謝後,我們驅車往八公里開去,想觀察附近的地型是否有繞過去的可能。後來我們在附近的村子找到了一個看起來很庸碌的鄉民,以50RMB的代價要他帶我們繞過檢查哨。

出發!


今天的天氣是多雲,但陽光偶爾會透出雲層。開始行走的我們滿懷希望、士氣大振,一路上欣賞風景倒也輕鬆愉快。路上遇到一堆藏族小朋友,我還變魔術給小朋友們看。

稻城印象


全部都是青稞田


稻城印象


青稞田


稻城印象


紅蟲表情凝重,似在為多舛的前途擔憂。


快樂的時光過的特別快,好走的鄉間小路一下子就結束了。接下來一個多小時我們在河邊迂迴前進,不時要翻越土牆,中間還涉水三次。涉水真的很辛苦,因為水的深度超過一般登山鞋的鞋筒,除了幾個穿雨鞋的人之外都要脫鞋,水又超冰的...


但即使費盡千辛萬苦,我們還是失敗了。這個鄉民實在不太會帶路,才剛繞過檢查哨不久就急著帶我們切回馬路上,走了不久我們馬上聽到了警笛聲...

沒辦法,只好回頭了。

花了一個早上,我們又回到了稻城。中午在鍾師傅認識的陽光酒店吃飯,雖然很好吃可是一點食欲也沒有,大夥兒士氣又降到谷底了。吃飽飯後我們決定在路上亂槍打鳥,看到車子就攔,看看有沒有人有辦法把我們弄上山。

有兩個年輕人想賺外快,答應再弄一台車,用兩台車把我們載上去,但我們得裝扮成藏族人。藏族人有什麼特徵? 皮膚黑、頭髮亂、戴大帽子、喜歡把外套披在肩膀上。

把眼鏡拿掉我就符合了。藏族年輕人和鍾師傅在後面笑的很開心。


兩位年輕人說他們去找車馬上回來。沒想到回來之後跟我們說他們不敢載了,因為聽到了之前有人被抓罰錢的消息....唉,再度失敗.......

又攔了幾台車,都沒有人願意冒著被罰大錢的凶險幫我們偷渡。就在大家幾乎絕望之際,我們攔到了兩台麵包車,司機是「嚴俊」和「絡絨益西」(那時還拿了他們的名片),等了這麼久,總算找到願意帶我們上山的人了。

嚴俊是一個小頭銳面的漢人,習慣湊到別人的耳邊小聲說話,而且喜歡搭人家肩膀表示友好。絡絨益西則是一位藏人,和我們談的時候一直在吃衛生紙,見我一直看著他,趕緊將口罩給戴上。

協商過程


嚴俊和絡絨益西的方法是找來一台小貨車,我們大家躲在貨櫃裡過八公里的關卡。隨後他們兩人再開著麵包車跟上,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後我們就可以換坐麵包車,然後直達日瓦鎮。但由於聽說第二個關卡連貨櫃都會打開檢查,所以我們從日瓦開始還是得用徒步的。至於下山,大家覺得下山的管制應該很鬆,所以就約定我們要下山的時候打電話給他們,他們再到亞丁來載我們。這樣的價格,8個人共1500RMB,到日瓦後先付1000。

嚴俊打電話聯絡了一會兒,說貨車司機傍晚才有空,於是就約定六點半吃完晚餐後在陽光酒店的門口見面。

事情總算有了長足的進展,大家心情一鬆懈,早上跋涉的辛勞頓時湧現。於是鍾師傅請旅館的人開一間房間讓我們休息,看他面子上不收錢! 陽光酒店附衛浴的雙人標準間是60RMB,一人才30,設備整潔又有熱水和電視,比超爛還一人收25RMB的媽媽旅舍划算多了,再次証明韓哥的無能和豪洨。

其實我們大部分的人都兩天沒洗澡了,第一天在新都橋怕高山症不敢洗,昨天在媽媽旅舍則是衛浴太爛不想洗,於是大家開始輪流洗澡。洗完澡八個人橫七豎八的躺在兩張床上睡午覺。

我睡醒之後看時間才四點多,於是想到街上走走,文澍和詩宜也決定一起去。

稻城人民醫院


居然還有專設的藏族醫學科,難道藏人的構造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嗎?


在街上逛了一陣子,徐詩宜不知哪根筋不對勁,居然想購買藏族套裝。於是我們隨便走進一家服飾店請老闆娘幫我們搭配。其實藏族傳統服裝根本就是幾塊布而已,看老闆娘在詩宜身上裹一裹綁一綁轉眼間就完成了,殺價後是100RMB。

沒想到穿上藏族套裝的徐詩宜竟然變成了風雲人物! 走在路上不管男女都不免多看了幾眼,更有許多人對她吹口哨XD 後來還遇到一個藏族女子想要跟詩宜合照,照完後還央求我們把照片洗給她...


五點多回到旅館,大家一起吃完晚餐,準備迎接接下來的冒險! 嚴俊和絡絨益西準時來旅館接我們,嚴俊非常鬼祟地湊在我耳邊說道:「這貨車我們花100RMB就雇到了,你可別把你們付的價碼說溜口啊。」這嚴俊果然奸詐,真正有風險的偷渡工作丟給別人做,卻只給別人少少的錢! 而鍾師傅要我們一切小心在意,約定兩天後見。

我們搭上嚴俊他們的車往八公里前進,不久便在路邊看到等待多時的小貨車。這貨車真的有夠小,我們八個好不容易才全擠進去。貨櫃關上前我看了一下週遭,發現這裡竟然是早上我們雇用鄉民帶路的地方,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整個偷渡過程非常累人,八個人塞在密不透風的小貨櫃裡,不能動也不能發出任何聲響。貨車開始行駛,過了不久又緩緩停了下來。此時我們聽到腳步聲慢慢往貨櫃移近,我們也緊張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忽然貨櫃的門被打開了..........!!!

只見嚴俊探頭說道:「快到了,再忍一下!!」

眾人:「................」

之後又停下數次,每次開門都是嚴俊,「快到了」、「千萬不要開腔」,我們都想開槍把嚴俊給斃了。最後總算是一段較長的車程,然後車又停了下來。這次只聽到貨櫃外頭有講話的聲音,卻沒有人過來開門了。陰暗中我目光和紅蟲交會,不知此時大家心裡想的是什麼? 為了前往亞丁,我們真的是費盡苦心啊。

貨櫃再次打開已經順利通過關卡,天色也暗了下來。嚴俊和絡絨益西的麵包車也早已等在路邊,我們大家蜂湧爬出貨櫃,再待下去都要有幽閉恐懼症了。

就在大家整頓行李準備換搭麵包車時,遠處竟然有車燈向這邊移動,大家一驚,馬上撲往路邊的灌木叢中臥倒,眾人身上都多了幾道血痕。看著車子開過,竟然真的是警車,大家心想此地不宜久留趕緊上車。

兩台麵包車上除了嚴俊和絡絨益西是司機之外,還各載了兩個壯碩的藏族女子,不知是真的拿來當幌子的還是順便載她們回日瓦又撈一票。我們四人坐一部,因為藏族女子實在很魁梧,所以坐起來很擠很不舒服。藏族女子一路上不停搖著轉經輪發出嗡嗡聲,伸腿時也都會踹到我屁股,讓我十分不爽,可惜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晚上走這種路況差的山路十分超恐怖,唯一的光源就是兩台麵包車的車燈。兩個多小時後,大約晚上十點我們總算抵達日瓦,鎮上幾乎是一片漆黑。嚴俊他們先載我們到一家看起來很高級的香格里拉大飯店,一間房要好幾百塊人民幣,我們便要嚴俊帶我們到便宜點的地方。

不過便宜也是便宜的過頭了,我們最後住的是日瓦小學旁的工寮,一床十元,環境很差很詭異,而且沒有水可以用。一間間的小隔間以前好像也兼做色情生意,因為它的燈都是紅色的...

嚴俊又湊在我耳邊說:「記得說你們是來打工的啊,不然房錢會算很貴。」講說是打工的有誰會信啊,而且這種地方貴是要貴到哪裡去...不過嚴俊說話語氣真的很好笑,實在是用文字難以表達的。

沒水刷牙,大家草草整理一下東西就睡了。還記得睡前我問洪禮傳:「你做這種違規的事,要是被抓,他們報回你的學校怎麼辦?」

「所以要是被抓,我會說我是台灣來的,拜託不要揭穿我。」

沒想到這句話一語成讖。

回大陸四川雲南遊記目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ieissmart 的頭像
jamieissmart

Memory is a wonderful thing if you don't have to deal with the past....

jamieissm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晉榮
  • 除了敬佩,還是敬佩
    想不到這香格里拉也可以這樣玩